Post Jobs

都分散在闻喜、绛县等附近数个村落中,但企业创始人始终没有忘记

“作为新时代的钢铁产业工人,我们学习贯彻十九大精神,就要主动适应新时代的需要,实现绿色发展、创新发展,绝不能走低端、污染的老路!”花凌冬深有感触地说。

董瑞强

花凌冬是天津荣程祥泰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轧钢厂技术科的科长。在听完十九大代表、天津市津南区区委书记赵仲华“上门解惑”的十九大专题党课之后,他和很多工友们都对报告中强调的绿色发展、创新发展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风很大,空气中飘来一阵阵刺鼻的气味。

花凌冬所在的荣程集团,坐落在天津市津南区葛沽镇,以钢铁为主业。目前,荣钢已拥有8000余名员工,年产值超500亿元。

这是位于山西省运城市闻喜县东镇境内的一个小村庄,分别距闻喜、绛县县城20公里。

“作为大型民营企业,荣钢始终没有忘记党性教育的重要性。”荣程集团党总支书记柴树满告诉记者,荣钢已故创始人张祥青是唐山大地震的孤儿。企业发展这么大,但企业创始人始终没有忘记,“没有党的政策就没有荣钢的今天。”

徐仲良原是杨家园水库的管理员,5月9日上午,当记者询问小钢厂的位置时,他指着水库对岸不远处说,“那里就有一家,老板是从河北过来经营的,已经开工半年时间了”。

有感于此,荣钢于2013年底建立了建筑面积5400平方米的“时代记忆纪念馆”,长期展出建党以来的珍贵历史实物、老照片以及伟人蜡像。建成投运至今,已累计接待游客40万人次。“这个纪念馆不仅是荣钢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如今也是荣钢宣传‘十九大精神’、提醒员工‘不忘初心’的讲堂。”柴树满告诉记者。

在钢厂工作的工人张志华对记者说:“这里的工厂并不集中,从河北转移过来的有十几家,都分散在闻喜、绛县等附近数个村落中。杨家园水库这边的是去年冬天才包下的,各方面条件基本是不符合规定的。工艺设备,包括车间、房屋、场地等非常老旧,用的都是被关停企业留下的东西。”“可以说只是换了一个地方,用的还是原班人马。”张志华说到,河北环保管的严,钢厂的小老板都被撵到外地去了。“目前,有转移到河北广平县、平乡县、威县等地的生产点,也有分散在其他省份,比如山西、湖北、江苏,甚至东北等地区。”

11月2日,在集团党员、入党积极分子等百余人参加的‘学习贯彻十九大精神’专题党课之后,党员们集体来到纪念馆进行入党宣誓,重温了誓词,追寻了初心。

据张志华透露,去外地选址要给当地一些钱,占用原有厂房、设备,并以此获得当地势力保护,尽量避开环保检查。“一个月前,传言环保部门要过来检查,有的工厂就停产了,但这家并没有停。”

一周后,柴树满又带领荣钢70余名党员来到北京展览馆,参观了正在展出的“砥砺奋进的五年”大型成就展,开展“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主题党日活动。

徐仲良说:“为了躲避环保检查,这家小钢厂都是在晚上偷偷开工生产,干够五六个小时就收工。他们见到陌生人在工厂附近,都会很戒备,以防执法检查。”

“企业成长必须围绕党和国家发展大局。”荣程集团董事局主席张荣华说,十九大报告更加重视绿色发展、创新发展,这使荣钢坚定了信念,明确了方向。

除这家小钢厂外,杨家园村水库附近还有几处其他工厂,都是大门紧闭,透过缝隙,记者看到了堆积如山的垃圾,在道路两旁很多亟待处理的生活垃圾和工业废物,整个村庄及周边都能闻到刺鼻的气味。

柴树满介绍,荣钢正积极打造“与城市和谐共生的钢铁制造业”,目前已主动拆除多座焦炉、高炉、石灰竖窑和多台烧结机,建成了天津市钢铁企业首套炼钢转炉三次除尘系统,完成了天津市首台烧结机脱硝治理项目。截至目前,荣钢环保投资已达25亿元,成为天津市首家获得环保主管部门备案资格的钢铁企业。

小钢厂的转移

荣程集团副总裁陆才垠认为,随着京津冀环保压力加大,过去钢铁行业“要产量不要质量、要产品不要空气”的老路早已走不通了。只有创新发展、绿色发展,才能为企业找到发展出路。“我们力争短期内,将优特钢的比例提升到100%。”陆才垠说。

张志华说:“小老板去外地选址开工,都是选择相对偏远地带,使用当地已关停工厂的原有设备,很快就能开工。比如在山西运城市闻喜、绛县一带,都在使用冲天炉生产,每个工厂大概有30多个工人,厂内有多个单位,干着各样的活儿。”

“十九大报告对创新发展、绿色发展、建设美丽中国的重视,对荣钢是一种鼓励,也是一种鞭策。对我们钢铁企业而言,减少污染物排放,提高产品的层次,多炼好钢、炼干净钢,就是我们对十九大精神最好的实践。”柴树满说。

他透露,前一段时间,环保查的严,河北老板在桂林、徐州经营的工厂都把冲天炉给推倒了,换成了电炉,所以在外地继续用冲天炉开工生产也有很多不确定性,或许很快就会被查处。

张志华所说的冲天炉是一种竖式圆筒形熔炼炉,为铸造生产中熔化铸铁的重要设备。依据《部分工业行业淘汰落后生产工艺装备和产品指导目录》规定,浇注铸件小吨位(≤3吨/小时)铸造冲天炉属于淘汰装备,要求在2015年底彻底淘汰。

另一位来自河北长期从事钢铁行业工作的李刚对记者说道,一般省市县环保来查时,规模较大的企业不会停,除非是中央来查时才关。

张志华说:“邯郸下面的一些县政府全是靠这些钢厂来拿贡献的。一时间全按国家标准达到要求,是很难的。除非大型钢厂,才有实力投入资金上环保。小老板们没那么多钱,根本投不起。”

河北的小钢厂靠冲天炉吃饭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据李刚介绍,“邯郸这边基本上使用的全是电炉。小钢厂老板由此迁往湖北地区的工厂有好几家,那里和闻喜县一样都是使用冲天炉炼钢。”

徐仲良说:“相对于以前污染企业多的时候,现在环境好一些,但垃圾污染、空气污染仍很严重,到处都是灰尘,尤其是晚上冲天炉冒的烟虽说不太黑,但污染很大。”

村民的抱怨

徐仲良介绍,在整个东镇地区,几年前小钢厂、铸造厂之类的企业相当多,仅杨家园村附近就有三四家。

他告诉记者,现在这些小钢厂早就因效益不好或环保风声渐紧而关门停产。

在记者走访的几户村民家,多数人对这家小钢厂造成的空气污染表达了不满。

一位村民对记者抱怨说:“现在环境不好,有很多灰尘,空气中的气味就更难闻了,出现呼吸道感染的人不在少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