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Jobs

凤凰网财经,产能利用率为75.5%

编者按:党的十九大即将召开,凤凰网财经特别推出系列策划,邀请专家学者回顾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经济取得的系列成就以及一些未完成的改革任务,为十九大后中国经济建言献策。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2018年理事会议于1月13日在北京召开,协会副会长迟京东作了《钢铁工业转型升级战略和路径》的专题报告。

第二期我们特别邀请到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会长迟京东主要谈钢铁去产能、供给侧改革、国企改革等问题。

在报告中,迟京东就中国钢铁工业发展阶段判断、中国钢铁工业转型升级战略定位思考以及中国钢铁工业转型升级路径与重点任务三大方面进行了全面阐述。

导语:下岗职工安置最大的困难还是国有企业。国有企业的职工一旦下岗对企业的索求绝对比民营企业职工高得多。

迟京东表示,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引发世界经济增长大幅度回落,导致主要发达国家钢铁消费需求大幅下降。2016年,欧盟粗钢消费1.72亿吨,比2008年下降16.9%;日本粗钢消费6750万吨,比2008年下降18.9%;美国粗钢消费1.03亿吨,比2008年下降6.4%。钢铁产能过剩再次加强,叠加中国因素,成为世界共同面临的亟待解决的问题。

每年去产能目标在制定总体方案时就已确定

中国钢铁产能严重过剩矛盾已经缓解。他指出,中国从1988年以来,钢铁产能增长快,产能利用率小周期波动,但总趋势是下降的,逐渐累积为产能过剩矛盾。他还指出,中国2016年粗钢产量8.08亿吨,表观消费量7.07亿吨,产能10.7亿吨,产能利用率为75.5%。

凤凰网财经:今年去产能目标完成情况如何?您对行政化去产能怎么看?

他强调,钢铁工业转型升级战略必须以十九大精神为根本遵循,同时,钢铁工业转型升级路径选择必须遵循新时代的新目标、新要求。钢铁工业转型升级战略要符合国家发展战略和自身发展要求。

那么反过来说,你说这个国企的利润上升,这里边可能和国企大部分相当多是处在竞争性、重化工业相关的。因为今年上半年主要是重化工业通过去产能以后,供求关系发生变化。然后大宗商品价格快速回升,企业盈利状况也好转。在这些行业中间,国企占的比重相对大一点,所以这个主要还是和这些行业本身供求关系的变化相关。而这些行业中间恰恰是国企比重相对大一点。

迟京东表示,钢铁工业转型升级战略定位是:要继续成为新时代发展不可替代的基础原材料产业,要继续保持国民经济重要的支撑产业地位,要与社会、城市、生态环境共融生存,并有基础、有条件、有能力通过转型升级提前5-10年率先实现既大又强的钢铁现代化,以支撑2035年基本实现中国特设社会主义现代化的总目标。

凤凰网财经:最近那些煤炭、电解铝这些行业出现利润回升,带动经济增速大幅超过预期,不少声音认为这是新周期。您怎么看新周期?

他还指出,到2020年,钢铁工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取得重大进展,实现全行业根本性脱困,产能过剩矛盾得到有效缓解,粗钢产能净减少1亿-1.5亿吨;落后产能全部淘汰,“僵尸企业”应退尽退,产业结构更趋合理,企业经济效益好转,市场预期明显向好。

迟京东:今年完成目标不没有太大问题。不能完全叫偏行政化的去产能,中央政府只是设计一个大原则,地方政府负责组织,最终还是以企业为主导,以市场化的原则去推进。地方政府只是和企业沟通和协商,淘汰多少产能,并不是组织一帮人去砸设备、厂房或开着推土机直接拆。总体按照国家支持,政府做工作(包括支持企业转型、下岗职工安置等),企业为主导的模式进行。

他进一步表示,到2025年,钢铁工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取得显著成效,中国钢铁产业60%-70%的产量将集中在10家左右的大集团,及特殊钢、无缝钢管、不锈钢等专业化钢铁集团。力争到2025年有效供给水平显著提升,形成组织结构优化、区域分布合理、经济效益好、竞争力强的发展态势,实现我国钢铁工业既大又强的历史性跨越。

那么,政府还要做什么?检查企业是否按照协商进行淘汰,淘汰什么程度?当然有些地方为了完成总体部署和安排,操作时候可能有一定命令性和纰漏,但这不是国家的要求,更不是工作本身要遵循的原则。

但国家早已明令禁止的落后产能,比如地条钢,这个是行政性的,必须按照法律法规办事强制清除。

凤凰网财经:每年各省都会公布去产能目标,全国也会提出总目标,那么,怎么保证这个目标符合市场化的要求呢?

迟京东:实际上,每个省的目标不是今年刚刚制定的,在研究化解去产能总体政策的时候,五年目标基本就确定了。每年的目标按照五年确定的目标,根据不同企业具体情况再分配到每个年度执行。

政府和企业之间是协商的过程,不是强制今年就淘汰多少,明年淘汰多少,而是和企业去商量,今年去多少,每年去多少。比如商量好这个企业要淘汰两个高炉,但是企业可以和地方政府商量今年淘汰第一个,第二个可能由于周期和流程问题,那么就安排到明年淘汰。

凤凰网财经:2017年,李克强总理发表《开放经济造福世界》的署名文章中,表示计划在3至5年内钢铁压减1.4亿吨,而最初提出的钢铁去产能目标是1-1.5亿吨。为什么会出现修订?

迟京东:这不是修订。1到1.5亿吨是一个设想范围,而1.4亿吨的确立是根据近年去产能的情况确定下来的最终数量,肯定能够完成的数量。实际上,去年加上今年去的数量,已经将要接近1.4亿吨了。今后在去产能方面工作难度已经非常小了,剩下的去产能任务通过企业的自身结构调整就能完成,不用再像过去大规模关闭落后设备等举措了。

凤凰网财经:那么,钢价上涨会不会影响进度?

迟京东:不存在难度问题。因为目标早在制定五年目标时就确定了,企业和政府也都认账的。完成去产能目标没有困难,困难不是化解任务本身,是通过化解带出来的一些问题,比如人员安置,债务处置,转型升级等问题。

产能过剩确实不是一个企业的问题

凤凰网财经:那政府和企业在制定目标中,如何确定谁的产能更有效?

迟京东:也不见得是有效产能,各说各理。比如14个高炉产量一千万吨,2个高炉也产量一千万吨,你能说14个高炉是优势产能吗?2个高炉排放的污染物、颗粒物能比14个要高?难道这叫优势产能?

14个高炉可能比以前的落后产能先进,但相对现在的设备可能还是落后的。所以这个是相对概念。以前企业没有决心淘汰,现在国家支持推动,可能结构调整更快,技术更新更快,污染更小,这不是好事吗?国家出了政策,该淘汰就淘汰,该替代就替代,包括工艺装备结构现代化改造,如果你跟上了,可能就没有问题了。

凤凰网财经:那你地方政府在具体操作上,如何制定各个企业目标?

迟京东:地方在确定目标时也是根据每家企业不同情况来考量。当然它可能会要求每个企业都要负担责任和承担义务,因为产能过剩确实不是一个企业的问题。甭管你是不是优势企业在产能过剩问题上,所做出的“贡献”都一样的。

当然了违规违法的企业承担更多的责任和义务,但是也不能说这些正规企业一点责任都没有。所以在解决这个问题时,不管是什么样类型的企业,都对行业规范发展负有责任,都有义务做出贡献去解决遇到的这些困难。我认为从公平角度,这是对的。

但是也要从差别角度上来看,确实要保护优势产能,发展差的还落后的产能就得先去,去得多去甚至退出。这是没有问题的,大家不要有怨言。难道别的企业去产能不是在为行业做贡献?难道行业过剩就是别人的问题,不是你的问题?退一步来讲,如果你不搞钢铁行业,就少了一块过剩的产能,但是生产了就增加了过剩的问题。

去产能并不是都对着民企去不要把僵尸企业等同于国企困难

迟京东:去产能并不是像大家理解那样,都对着民营企业去。民营企业搞得好,很先进,也不会强制退出,搞得不好,就该拿掉。当然总体装备水平来看,国企比民企要高一些,现在一些搞得比较好的企业,有国有企业,也有民营企业。搞得不好的企业也有民营企业,也有少量的国有企业。

另外大家会觉得“差别化”原因很多。首先是民营企业占中国钢铁产能大头,大概占到将近60%,国有控股产能只有40%。第二,在过去很多民营企业里有大量的非规范民营企业,你去翻一下各个省公布的退出产能的企业,有些企业好像从来没有听说过。为什么?因为它搞得确实不规范。这些民营企业退出难道不正常?如果把这些因素扣除,实际上民营企业和国有企业所承担的责任真的分不太清楚。我们曾经计算过,央企,宝武钢和鞍钢共两家就将近承担了将近一千多万吨去产能任务,一个山东钢铁去了一千万吨。两三家企业好几千万吨就出去了,还能说全是民营企业,不是这个概念。

凤凰网财经:但僵尸企业应该指的是国有企业吧?

迟京东:不一定。我们算了一下,在去产能任务中,不含清除地条钢的数量,企业大概一百四五十家企业,有一半多整体退出,在这一半多里有少部分是国有企业,大部分是民营企业。难道说国有企业是僵尸。僵尸企业退出指经营不下去,整体要退出,民营占那么多,你能说国有企业是僵尸企业?比方宝钢在新疆的南江钢铁,新建的项目停了,那属于僵尸了。但只是单个企业上来讲属于僵尸了,从集团上来看它还不属于。

另一方面,国有企业有没有困难?有,而且一段时间困难很大。但困难不能和僵尸企业划等号,僵尸企业的事是僵尸企业的事,国有企业的困难是国有企业的困难的事。国有企业的困难也不光是经营造成的困难,还有很多历史问题。在中国工业化开端就有了这些国有企业,延续下来很多历史问题还没解决,它背着很沉重的负担做市场竞争,有点困难也是很正常的。

凤凰网财经:但是从负债率来看,央企普遍高于其它企业,民企高于国企。

迟京东:为什么很多国有企业负债率比较高?其实国有企业在发展过程中要解决的历史问题就比其他企业要多。比方民营企业可能不会负担养这么多的员工。而国有企业却有,虽然做过一次“三供一业”的剥离,但是都不是很彻底。比如国企供电供水、房屋维修等都是企业负担,民营就不存在这个问题。这样可能日常投入上就比民企要大。

第二,国有企业自身的体制机制问题。比如招投标,民营企业的老板就敢砍价,两千万不行一千万,国有企业呢?它不敢,只能正正规规做,即使这样最后审计还老审计有问题,以为跟这些提供商、制造商和贸易商有什么猫腻。

再比如,民营企业看到价格便宜打算买一车矿,拍板就行了,国有企业敢轻易拍板吗?赚了没有功劳,赔了完了,最后就变成了决策不民主等,各种罪状就扣上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