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Jobs

变成了中频炉钢厂,预计电弧炉产能将会很大程度上补充中频炉产能

打击地条钢行动尚未收官,围绕该行动是否会造成供给缺口的讨论已持续数月。

进入2016年以来,政府开展严厉的打击地条钢行动,然而在实际执行的过程中,判断地条钢的标准与中频炉炼钢被等同起来,因此大批中频炉钢厂面临着被强制关停的政策风险。

机构的一份报告显示,中频炉官方要求关停前,不少企业就开始着手电弧炉了。鉴于长时间停产和新调试的电弧炉的检修时间,机构预计2017年6月份以前,电炉产能还是收缩的,2017年5-6月电弧炉产能将会补充,预计电弧炉产能将会很大程度上补充中频炉产能。

然而中频炉钢厂是否就真的应该关停?

所谓地条钢,指的是以废钢铁为原料、经过感应炉等熔化、不能有效地进行成分和质量控制生产的钢或者钢材,主要为建筑用钢,被认为存在着严重的质量隐患。而在地条钢整治行动中被推到风口浪尖的中频炉,是感应电炉按照频率划分的种类。

是简单的一刀切还是根据实际情况严加甄别,差异化处理?

而电弧炉炼钢则是指以废钢为主要原料,利用电流通过石墨电极与金属料之间产生电弧的高温,来加热、熔化炉料。电弧炉主要用来生产特殊钢和高合金钢,现在也会用来生产普通钢。相较于高炉转炉炼钢,电弧炉具有冶炼设备简单、投资少、绿色环保等优势;相较于中频炉,电弧炉则因容易控制、能够调节成分等原因炼钢质量较好。

原来“小作坊”式的中频炉生产的“地条钢”,是公认的伪劣产品,应予以取缔。

不过,受限于中国电力价格及废钢资源的紧缺,电弧炉炼钢在中国并不是主流。机构此前的一份报告提到,近20年来,中国电炉钢比整体呈现下滑的趋势,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29.3%。中国对高炉转炉流程进行大量投资导致转炉钢产量大幅度增长,而电炉钢只有少量投资,电炉钢的增长速度远远落后于转炉钢。

然而,现在随着一些小企业扩大了炉容,上了连铸机和连轧机,“小作坊”变成了中频炉钢厂。

中频炉关停会引发供给问题吗?

对这种产能,是应该用行政手段一律去除,还是应该运用法律法规办法处置?

此番电弧炉炼钢在业内引发热议,背后原因就是相关部门对地条钢的坚决打击使得所有中频炉都或将迎来终结的命运。

1、何为中频炉炼钢?

按照《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规定,用于地条钢、普碳钢、不锈钢冶炼的工频和中频感应炉均在淘汰类别中。但国家发改委等5部门在2016年12月初印发的《关于坚决遏制钢铁煤炭违规新增产能打击“地条钢”规范建设生产经营秩序的通知》(发改运行[2016]2547号,)中,仅强调了用于生产地条钢的工频炉、中频炉。

中频炉炼钢,是利用中频磁场涡流熔化废钢,经连铸机和连轧机,生产钢材的工艺,其生产出来的产品已不是昔日的“地条钢”。

中频炉定论尚未明确给出,但中频炉企业已不太乐观。此前有业内人士对澎湃新闻表示,“业内地条钢已经打击得差不多了,即使在没有严厉打击通知的省份,大多企业自己也在选择关停。”

据有关机构调研,我国现有中频炉钢厂约70家,产能在1亿吨左右,实际产量波动很大。

分析师此前也对澎湃新闻表示,“原本现在就处于年关,中频炉停都停下来了。中频炉企业都在观望,等待进一步的决策。中频炉现在并不会被全部拆除,因为怎样认定中频炉企业生产地条钢,目前还是缺乏权威的说法。”

今年2月初,由于建筑钢材市场低迷,加上进口铁矿石价格下跌,高炉-转炉工艺成本降低,中频炉钢厂失去竞争力,几乎全部停产;但到7月份,随着建筑钢材需求增长,铁矿石价格上涨,中频炉钢厂产量快速上升,达到年产钢5000万吨的水平,预计中频炉钢厂今年产量在4000万吨左右。

关于中频炉的产能,目前业内普遍认为在1亿吨左右,而2016年实际投放出的产量为5000万吨左右。基本用于生产建筑用材的中频炉如果彻底关停,对市场的影响众说纷纭。

中频炉炼钢与转炉、电炉炼钢相比,最重要的差别是不能吹氧造渣,因而不能去除钢水中的磷、硫等有害元素,特别是不能降低磷含量,生产出来的钢材极易脆断。

钢铁分析师徐向春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从总的钢铁产能来讲,现在是过剩的,即使中频炉全部关停,长流程的产能以及现有的电弧炉也基本上能够去弥补中频炉的这个缺口,不应造成供应紧张。”

这种钢材只能满足“强度”要求,不能满足“韧性”要求,只可用于填海用水泥块、公路用水泥隔离墩、蔬菜大棚用支架等,适用范围有限,不能广泛用于建筑领域。

徐向春同时强调,“如果中频炉产能关停,而长流程的钢厂还没有来得及去提高产量增加供应,可能会造成短期的供应紧张。但是放长远一点来看,比如说几个月的时间,长流程的产量就可以能够提升上来以弥补中频炉。”

2、哪些标准不宜用于中频炉炼钢?

而此前工信部副部长徐乐江则对外表示,“劣币去了,良币上来了,不会造成供给问题。”

按照全面深化改革的精神,政府依法用行政手段去除中频炉炼钢产能,主要应体现在按照环境保护、能源消耗、产品质量等方面的标准进行处理。

电弧炉弥补面临风险

笔者现就这几个方面的可行性做简要分析:

值得注意的是,即使中频炉退出给电弧炉留出空间,电弧炉却并非能轻易上马。

一是环保方面。

国内一家大型钢企的人士对澎湃新闻表示,“电弧炉也需要审批文件,不是说建就建。另外,电弧炉炼钢成本高,如果取代中频炉炼普钢,基本是亏损的。”也就是说,即使电弧炉属于规范产能,但基于目前钢铁行业严控新增产能的形势下,电弧炉想借此扩大产能可能性并不大。

中频炉炼钢不吹氧、不造渣,排放的烟尘和污染物比转炉、电炉要少,对环境污染程度相对较轻,因此不宜把是否符合环境保护指标要求作为去除中频炉炼钢产能的主要依据。

徐向春提到,“中频炉如果因为属于落后产能而关停,按照规定,关闭落后产能是不允许去新建产能来替代的。”徐向春认为,在目前大力度去产能的背景下,企业如果因为关停中频炉而新建或改建中频炉,可能面临踩政策红线的风险。“现在不管说是建高炉,还是建转炉、电炉,一旦涉及到炼铁炼钢产能的项目都是非常敏感的。”

二是能耗方面。

不过,机构的报告中提到另一种隐情。普碳钢材的生产单位虽然有电弧炉相关手续,但大部分使用中频炉生产,停电弧炉。受至于厂区场地影响以及电弧炉高成本,部分有电弧炉生产手续的厂家将电弧炉拆除后,腾出场地安装中频炉。现在中频炉关停拆除后,重新再装电弧炉,不排除新上设备产能大于原产能。

以主要生产环节的消耗指标,折合成吨钢能耗指标做比较:中频炉炼钢吨钢电耗为600千瓦时~700千瓦时,折合能耗(每千瓦时电折合0.404千克标煤)为242千克~282千克标煤。

机构的这份报告中还提到,通过国内主要电弧炉设备的制造厂家了解,目前主要电炉制造厂订单合同已排产很满。

电炉生产企业考虑到钢材质量等因素,吨钢普遍需要加入700千克~800千克比较纯净的热铁水,吨钢电耗由500千瓦时左右降为150千瓦时~200千瓦时,折合标煤60千克~80千克;但铁水是载能体,按吨铁耗能460千克标煤计算,吨钢加入700千克~800千克铁水,相当于耗能322千克~368千克标煤,二者合计吨钢能耗为382千克~448千克标煤,高于中频炉。

分析师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一些小型钢厂用电弧炉获得生产许可证后,实际还是在用中频炉生产。”这样的企业在中频炉企业中的占比,分析师表示“具体比例还没有统计数据,比例应该挺高的”。

因此,不宜把能耗作为去除中频炉产能的主要依据。

分析师同时提到,“电弧炉生产单位,中频炉全部拆除后,不启用电弧炉就只能全面停产了,要么偷着继续使用中频炉生产。”

三是质量方面。

前述大型钢企人士则认为,“关掉中频炉改电弧炉继续生产,这种情况有,但是很少。而且关系到地方领导的乌纱帽,风险很大。”

我国建筑钢材多数是通过流通环节进入建筑领域的,钢材的供给与需求是按国家标准执行的。而国家标准覆盖面很宽,涵盖了最低用途和最低档次的钢材,对钢的质量和性能要求较低,特别是对磷、硫含量的要求范围很宽,上限均为0.045%,而且对有利于提高钢材性能的锰、硅等含量不设下限,即按照现有标准,建筑钢材产品可以不加合金。这是一般中频炉可以达到的标准。但这种钢材的韧性很差,极易脆断,不宜大面积用于建筑领域,特别不适合用于中高层房屋建筑和基础设施。

徐向春分析,“中频炉钢厂,一旦关停,就没有炼钢,后面轧材生产线也就闲置下来了,面临生存的问题。”但是,关停中频炉和允许上其他电弧炉之间,还差一个明确的政策。“是不是允许拆中频炉建电弧炉?如果可以替代,那么他上没问题。如果说中频炉是违规的,那建成后再勒令拆除,钢厂的投资都打水漂,并且面临处罚,这个政策风险问题必须要解决。”

因此,按钢材用途不同,分类制订和完善建筑用钢质量标准,严格限制中频炉钢材进入建筑领域,是去除其产能最重要的法规依据。

3、如何依法管控中频炉产能?

笔者认为,要加强对中频炉钢厂产能这一处于“灰色”地带的产能的管理和控制,在政策层面应该从加强对中频炉炼钢企业的管理、细化建筑用钢质量标准、加强有效资产的重组等方面给予适当政策支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