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Jobs

居然一直是西北地区建筑钢材的价格洼地,主要为建筑用钢

临近春节,整个西北地区天寒地冻,大多数建筑工地已停止施工。但与往年不同,2016年以来,这一区域的建筑钢材市场一改过去4年持续低迷的状态,表现活跃:先是2016年初出现了一波持续上涨行情,之后虽然高位回落,但在2016年中期又经历了一轮大幅稳涨,并保持至今。

1月11日,中国钢铁工业协会透露,今年我国将彻底出清“地条钢”等落后产能,并在6月30日前全部取缔。“‘地条钢’必须‘归零’,这是绝对不能容忍的。”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林念修表示。

不过,仔细分析这两年来西北各省的建筑钢材价格,会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处于西部大开发核心地段、年耗钢材约2000万吨、自身正规钢铁产能不足千万吨、属于钢材净流入地的陕西省,居然一直是西北地区建筑钢材的价格洼地。以1月13日建筑钢材价格为例,西安钢材市场龙钢ф12mm~ф14mmHRB400E螺纹钢价格为3420元/吨,而银川钢材市场宁夏钢铁ф12mm~ф14mmHRB400E螺纹钢价格为3490元/吨,兰州钢材市场酒钢ф12mm~ф14mmHRB400E螺纹钢价格为3800元/吨,西宁钢材市场酒钢ф12mm~ф14mmHRB400E螺纹钢价格为3840元/吨,乌鲁木齐钢材市场八钢ф12mm~ф14mmHRB400E螺纹钢价格为3660元/吨。

“地条钢”,指的是以废钢铁为原料,经过感应炉、中频炉等冶炼,不能有效地进行成分和质量控制生产的钢或者钢材,主要为建筑用钢,被认为存在着严重的质量隐患。

针对这个现象,近期《中国冶金报》记者进行了调研,得出的结论是:除了季节性等客观因素之外,大量违法“地条钢”生产厂家的存在干扰了陕西省钢铁工业的正常发展,成为制约该地区钢材价格上涨的重要因素。同时,“地条钢”的泛滥还为西部大开发埋下了严重隐患。

多年打而不绝的“地条钢”,这次终将走到生命的尽头了。

利益驱动“李鬼”魅影幢幢

危害到底有多大?

近年来,西北地区钢铁工业不断进步,区域内主要钢厂生产的建筑钢材均获得了国家免检的“尚方宝剑”。为确保工程质量,不少地方政府的重点工程项目,要求使用重点钢铁企业生产的放心产品。

加剧过剩、扰乱市场、污染环境、造成安全隐患

就在西北地区重点钢铁企业产品“一路高歌”进入各个重点工程项目时,一个个“李鬼”蠢蠢欲动,魅影幢幢。近年来,西北地区最大的建筑钢材生产企业陕钢集团曾多次派人到西安、兰州等地的数十家钢材市场和建筑工地进行调研,先后发现多起“地条钢”假冒正规钢材案件。粗略统计,仅西安市场上每年挂着“陕钢”商标销售的钢材量,就远远超出陕钢集团在陕西市场的钢材投放量,其中主要流向就是安居工程。在这些案件中,除了产品标牌以假乱真之外,还有“瘦身”钢筋。

“危害太大了!”说起“地条钢”,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创和不少钢铁行业人士一样地气愤。他具体分析道:一来,“地条钢”都不是经过正规程序批复的,都属于违规、不合法的产能;二来,从生产过程来讲,安全、环保等方面都达不到标准和要求;三来,从产品质量上讲,很难达到要求,特别是一些产品以次充好、贴牌销售,甚至进入重点工程中,冒充高强抗震钢筋,给建筑工程质量带去巨大隐患。

“假货进货成本比真货每吨至少便宜50元以上,保障房对钢筋的需求量非常大,假冒钢筋以名牌钢筋的价格卖出,中间的利润非常可观。”一位陕西钢贸商告诉《中国冶金报》记者。

“正规钢铁企业的人去竞标,结果被告知,‘你们不是竞标完了吗’?”李新创告诉记者,“地条钢”这个“李鬼”经常冒充真“李逵”。他举例说,安阳钢铁一年生产的螺纹钢只有不到150万吨,而在河南一个省,一年销售的安钢品牌螺纹钢就超过了850万吨,“一些‘地条钢’产品假冒正规品牌流入市场,不仅加剧了产能过剩,还造成了‘劣币驱逐良币’的怪现象。”

陕钢集团生产的禹龙牌系列建筑钢材,在陕川甘宁周边市场上享有极高的知名度和影响力,但假冒的禹龙牌建筑钢材产品也充斥市场,对该品牌的美誉度造成巨大损害。因此,近年来,每年的3月份~4月份,陕钢集团都要推出“品牌维护打假活动”,其根本目的是净化市场环境,并通过法律途径,揭露、惩处“以假充真”的违法行为,提醒广大消费者更好地认知禹龙牌建筑钢材,更好地保障自身的合法权益。陕钢集团还不断对陕西省使用和存储禹龙牌建筑钢材的重点民生工程、大型工地和相关库房进行重点抽查,对工程用户进行走访、发放资料,现场展示如何辨别真假禹龙牌钢材,公布打假热线电话等。同时,陕钢集团将维权打假活动与工商、质监等政府部门开展的“315”活动结合起来,进一步维护广大钢材用户的切实权益。

同时,对于资源环境而言,“地条钢”同样存在不小的危害。据了解,“地条钢”企业往往设备简陋、根本不采取任何环保措施,会对周边环境造成恶劣污染。此外,炼制每吨“地条钢”所消耗的电量也高达700—800千瓦时。

“地条钢”不仅损害了正规钢铁企业的产品声誉和市场形象,扰乱了钢材市场,还对建筑质量构成了严重威胁。《中国冶金报》记者发现,“地条钢”大部分都是用中频炉冶炼的,大都为劣质产品,轧制工艺简单,主要指标远远达不到国家规定标准,流入市场后危害极大。用这样的钢材搞建筑,再现“楼垮垮”“桥塌塌”并非危言耸听,严重危及到国家财产和人民群众生命安全。

人们都想知道,当前中国到底存在多少“地条钢”?令人遗憾的是,这个问题似乎很难说清。由于隐蔽性较强,且利益链复杂,“地条钢”的准确产量至今是未知数。有专家估计,产能至少在8000万吨以上。

陕西“地条钢”产量在200万吨以上

不过,倒是有一些个别省份的数据可供参考——根据去年底江苏在全省范围进行的排查,共在徐州、连云港等10个地市发现“地条钢”企业63家,合计产能1233万吨。“四川省经过排查,也发现了1500万吨‘地条钢’产能,山东、河北、湖南、湖北、广东、福建等地也都存在。”李新创说。

事实上,国家早就认识到“地条钢”的危害,并采取了一系列取缔措施。

打而不绝为哪般?

早在2004年,国家发改委等七部门就联合发布了《关于进一步打击地条钢建设用材非法生产销售行为的紧急通知》。该通知对“地条钢”建筑用材和“地条钢”建筑用材生产设备的界定范围已非常明确:“地条钢”指以废钢为原料,采用感应炉生产的钢坯、钢锭,以及以其为原料轧制的建筑用材(线材、螺纹钢、小型材);生产设备包括冶炼设备和轧制设备,冶炼设备是指感应炉,轧制设备是指复二重、横列式钢材轧机。该通知要求,坚决取缔“地条钢”非法生产企业,依法查处流通环节的“地条钢”建筑用材,立即停止“地条钢”生产用的感应炉等设备的生产和销售。

监管有难度,企业求暴利,个别地方政府不作为

2016年,国务院发布的《关于钢铁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要求,对生产“地条钢”的企业,要立即关停,拆除设备并依法处罚。

2002年,当时的国家经贸委对“地条钢”做出解释:所有以废钢铁为原料、经过感应炉熔化、不能有效地进行成分和质量控制生产的钢及以其为原料轧制的钢材。同年,正式宣布其为国家明令淘汰产品。

尽管国家多次出台文件取缔“地条钢”生产,但“地条钢”依然屡禁不止。“化解钢铁业的过剩产能需要下定决心去实施,特别是一些职能部门,要勇于直面问题、直面矛盾。过去为了整顿‘地条钢’企业,我们的工作组曾穿着防弹背心,带着氧气焊枪去现场拆违法装备,执法就应当有这样的气势和决心。”在2016年的一次会议上,原国家冶金局副局长、全联冶金商会原名誉主席赵喜子这样说道。这句话从一个侧面透露出整顿“地条钢”企业的不易。

2005年,国家发改委发布《钢铁产业发展政策》,明确提出要加快淘汰并禁止新建中频感应炉等落后工艺技术装备;随后多次修订的《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也都明确规定要淘汰生产“地条钢”、钢锭或连铸坯的工频和中频感应炉。

近年来,钢铁产能严重过剩,不少正规钢厂在“寒冬”中苦熬,境况窘迫。而一些不法生产厂家却一直利用生产“地条钢”等非法手段,与正规钢厂“抢食”牟取利润。多年前,《中国冶金报》记者就曾对陕西省“地条钢”生产企业进行暗访,险遭围攻。10多年后的现在,陕西省内尤其是西安周边地区,仍然有不少使用不合规感应炉冶炼“地条钢”的小钢厂。如今,这些钢厂基本转为夜间生产,工艺落后,环保设施基本没有,并采取假冒、贴牌等手段,将“地条钢”以较低的价格销往偏远地区市场。据业内人士估算,目前在陕西省,由小钢厂生产的“地条钢”产量在200万吨以上。

2016年初,《国务院关于钢铁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再次强调,对生产“地条钢”的企业,要立即关停,拆除设备,并依法处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