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Jobs

取缔‘地条钢’的良好效果已初步显现,地条钢必须全部清除

在最严政策影响下,被视为钢铁行业顽疾的地条钢的命运或将彻底改变。不过,是短暂说再见还是彻底永别,眼下还是个问号。

6月30日就要到了,让人既痛又恨的“地条钢”的“大限”就要来临。

最严政策

目前,“地条钢”的取缔工作取得了哪些成果?还面临哪些问题?为确保“地条钢”务必除尽,我们还需要做什么工作?带着这些问题,近日,《中国冶金报》记者对国家相关部门负责人、专家和部分企业进行了采访。

“2017年6月30日前,地条钢必须全部清除。”这是1月10日上午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以下简称“中钢协”)2017年理事会议上,国家发改委副主任林念修对地条钢的表态,同时也是国家层面首次明确地条钢的取缔期限。

取缔“地条钢”的良好效果初显

据了解,按照中央和国务院部署,1月5日至15日,去产能部际联合会派出12个督导组去往河北、河南等地,对淘汰落后产能尤其是打击清理“地条钢”等工作进行督导。

6月15日,国家发展改革委新闻发布会宣布,目前各地排查发现的“地条钢”产能已全部停产、断水断电,正按照“四个彻底拆除(彻底拆除中频炉主体设备、彻底拆除变压器、彻底切割掉除尘罩、彻底拆除操作平台及轨道)”的要求将“地条钢”取缔到位。

所谓“地条钢”,是以废旧钢铁为原材料,用工频炉、中频炉冶炼的劣质、低质螺纹钢、线材及不合格不锈钢产品。

“当前,取缔‘地条钢’的良好效果已初步显现,市场秩序得到有效规范,在很大程度上消除了‘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产能利用率、钢材价格向合理区间回归,企业经营效益显著改善。”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创告诉《中国冶金报》记者。

虽然消息是在中钢协的会议上放出的,但在一位参加了会议的业内人士眼中,这绝对是最高规格、声势浩大、最严厉的一次。

李新创指出,通过保持高压打击态势,打击“地条钢”专项行动取得了以下效果:一是扩大了有效供给,“地条钢”的退出使钢材产品质量得到保证,减少了产品安全隐患;二是净化了市场环境,促进了行业公平竞争秩序的形成;三是打击“地条钢”对钢材价格企稳回升起到了重要作用,有效改善了企业生产经营状况;四是打击“地条钢”提振了合法合规钢铁企业对未来发展的信心。

“这应该和12月份那个政策放在一起来看,算是后续的连锁效应。”该业内人士说。
去年12月初,国家发改委、工信部等五部门联合印发了《关于坚决遏制钢铁煤炭违规新增产能
打击“地条钢”规范建设生产经营秩序的通知》,对地条钢实施高压政策。

据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统计,今年1月~4月份,钢协会员企业累计实现利润325亿元,同比扭亏为盈。在钢协举办的上半年钢铁企业经济运行座谈会上,企业参会代表普遍认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推进,尤其是化解过剩产能和清除“地条钢”工作力度的加大,对市场好转、钢材价格趋稳、企业效益改善起到了决定性作用。

之所以是最高规格、最严厉的一次,主要是因为两个原因。一是,“虽然此前也有过对地条钢的相关规定,但大多是放在淘汰落后产能的相关规定中一起提到,这次单独提出来说,意义就不一样了。”该业内人士说。

地方政府对取缔“地条钢”负主体责任

另外,相比之前的政策,这是第一次明确地提出取缔时间表,“这就是说不是按照不同阶段不同量淘汰,而是到日子必须全部取缔,没有商量。”

今年5月22日,河北省唐山市阴雨绵绵,天气微寒。《中国冶金报》记者跟随取缔“地条钢”专项督查组第八组来到河北省唐山市玉田县,对4家“地条钢”企业进行了走访。

行业顽疾

在一家有7套40吨中频炉的“地条钢”企业厂区,只见6个钢包整齐地排列在厂房前面的空地上。而钢包旁边,还堆放着一堆废钢材。厂房内,14台变压器整齐地排放在已经拆除的平台前面。但是,当记者走入后面相对昏暗的轧钢产线时,有些受凉的身体突然感觉到了一阵暖意。记者仔细观察发现,轧钢产线加热炉底下有热气传出,旁边的温度传感器显示为600摄氏度,这表明该加热炉在短期内曾通电运行。但当记者询问该企业负责人是否近期进行过生产时,该企业负责人表示一周前就已经停产。

“我入行的时候就知道有地条钢了。”河北某民营钢厂生产部主任李辉对新金融观察记者介绍。虽然已经入行近20年,但他并不知道最早地条钢是从哪里来的,为什么会出现。

玉田县的另外3家“地条钢”企业也均已停产,中频炉主体设备等基本已拆除;变压器均已拆除,但均摆放在厂房内,有的甚至还摆放在操作平台上。3家企业均未将除尘罩切割处理,部分企业的操作平台及轨道还在拆除中,未达到督查组“四个彻底拆除”要求。同时,部分企业厂房内还堆放着废钢铁等原料。

徐向春介绍,地条钢出现于上世纪90年代,“当时中国钢铁需求增长很快,但供应相对不足,尤其是有些农村地区对钢材产品的质量要求不是很高,这种情况下,地条钢就应运而生。”他对新金融观察记者表示。

在现场,唐山市相关负责人表示,将督促尽快落实“四个彻底拆除”要求。为确保6月底前所有“地条钢”企业彻底取缔到位,6月13日,河北省在石家庄召开了深入推进排查取缔“地条钢”工作电视电话会议,对排查取缔“地条钢”工作进行了再部署、再落实、再强化。

前述业内人士回忆,最开始地条钢企业主要在华东地区比较多,“后来西南、西北等不太发达的地区也不同程度的有了地条钢企业,现在更是遍及全国。”

另据报道,5月2日~26日,钢铁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和脱困发展工作部际联席会议组成8个督查组,赴各地开展取缔“地条钢”专项督查。督查结果表明,各地正按照“四个彻底拆除”要求取缔“地条钢”。但是,在利益的驱动下,“地条钢”的地方保护主义仍然严重。

规模小,加之比较分散,所以截至目前业内也没有比较权威的数据统计到底地条钢的产能和产量有多少,但其有百害无一利却是一定的。

“‘地条钢’就像钢铁行业的鸦片,利润丰厚,危害很大。”国家相关部门负责人向《中国冶金报》记者透露,一家不起眼的“地条钢”企业一天净利润就高达50万元,规模再大一些的有可能达到几百万元。

因为投资少,所以环保条件差,工人也没有安全保证。“最重要的是产品没有质量保证,如果用于重点的建筑工程,可能会是长期的安全隐患。”徐向春坦言。

“尽管历年来国家颁发各项政策禁止‘地条钢’生产,但是,在巨大利益的驱动下,不少企业依然顶风作案,冒险生产。部分地方政府则在财政收入和政绩的权衡下,对‘地条钢’企业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听之任之。在国家大力取缔‘地条钢’的大环境下,有一些政府还存在矛盾上移、困难上交,推诿扯皮的行为。”国家相关部门负责人表示。

而且,低价的地条钢也对市场上正规产品的价格产生了很大的冲击,结果就是“劣币驱逐良币”。

那么,在当前以及今后的工作过程中,该如何破除“地条钢”背后的这些利益链呢?

其实,早在2002年,当时的国家经贸委对地条钢给出明确的定义,并在同年正式宣布地条钢为明令淘汰的产品。

“国家已经明确地方政府是去产能的责任主体,其职责包括‘地条钢’企业的甄别和取缔工作。”国家相关部门负责人介绍,“同时,我们也建立了相应的监管制度。如果在6月30日之后,我们接到了‘地条钢’情况的举报,将对相关企业全方面开展核查。如果违法违规行为属实,将对相关地方和企业严肃问责。”

在之后的相关产业政策中,也多次提及要淘汰并禁止新建中频炉等落后的技术装备,但生产地条钢利润空间大,复产简单,而且“规模小,生产隐蔽,有时候地方政府疏于管理,导致地条钢屡禁不止。”徐向春说。

取缔“地条钢”只有一个标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