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Jobs

–钢铁产能已由区域性、结构性过剩逐步演变为绝对过剩,也是对钢铁产业深化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的进一步指导

事件描述

11月14日,工业和信息化部正式公布《钢铁工业调整升级规划(2016年~2020年)》。为了更好地理解、落实《规划》,《中国冶金报》记者对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会长迟京东进行了专访。

2016年11月14日,工信部印发《钢铁工业调整升级十三五规划》,促进钢铁工业结构调整转型升级。“十三五”时期是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胜阶段,是“三步走”建设制造强国的开局阶段,也是钢铁工业结构性改革的关键阶段,制定并落实好钢铁工业调整升级规划(2016-2020年),对实现钢铁工业转型升级,建成世界钢铁强国,建设制造强国具有重要意义。

《中国冶金报》记者:《规划》对钢铁行业未来几年的发展将起到怎样的作用?

背景解读

迟京东:《规划》是在我国经济结构、发展模式发生变化,以及党中央、国务院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重大布局的大背景下产生的。国家在钢铁行业结构调整、转型升级上采取措施不是从《规划》开始的。可以说,《规划》在党中央、国务院对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进行重大布局时就已经开始了,其发布实际上是落实国家的重大布局和安排的延伸,也是对钢铁产业深化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的进一步指导。这是《规划》发布的重要意义所在。《规划》顺应了钢铁产业的发展趋势,其中提到的很多内容和目标,能够提纲挈领地引领钢铁产业的健康发展。发布《规划》就是要明确地引导和指导钢铁行业和钢铁企业应该怎么变、怎样转、朝着什么方向走。

1、产能过剩矛盾加剧“十二五”期间,我国钢铁产能达到11.3亿吨左右,粗钢产能利用率由2010年的79%下降到2015年的70%左右。–钢铁产能已由区域性、结构性过剩逐步演变为绝对过剩。

《中国冶金报》记者:工信部公布的《钢铁工业调整升级规划(2016年~2020年)》与《钢铁工业“十二五”发展规划》最大的不同之处在哪里?

2、产业集中度不升反降

迟京东:《规划》与《钢铁行业“十二五”发展规划》之所以不同,是因为钢铁行业的内生动力和外部环境都发生了重大变化。

前十家钢铁企业产业集中度由2010年的49%降至2015年的34%,没有达到“十二五”规划“60%”的目标。全行业长期在低盈利状态运行,2015年亏损严重。–不利于调控的健康、有效执行。

就内生动力而言,过去,钢铁行业只需要把产品都卖出去就行,而且价格还不低;现在形势变了,下游用户的要求提高了,就需要钢铁行业研究如何满足下游用户要求,提高行业的整体水平,与此相关的品种供应能力、质量保证能力和服务水平都得上去。

3、资源环境约束增强

就外部环境而言,首先,经济环境发生了重大变化,我国整体经济环境由高速增长转变为中高速增长,今年前三季度的GDP增速为6.7%;其次,发展条件发生了变化,过去,由于市场消费需求呈现高增速、大增量态势,钢铁行业发展的主基调就是扩大生产规模以满足消费的增长;再次,供需关系发生了变化,在近几年满足经济发展的过程中,扩张规模的钢铁行业也提供了超过市场消费量的产品。

我国钢铁行业不少企业还没有做到污染物全面稳定达标排放,节能环保设施有待进一步升级改造。–环保长期不达标,弊端危害难避免。

以上情况的变化,加上近几年钢铁行业的快速发展和扩张,导致整个行业的矛盾集聚、问题交叉,并且各种因素互相影响,钢铁行业产生了无序、不稳定性的情况,企业正常的生产经营出现了波动。2015年到今年一季度,钢铁行业十分困难。我认为,这不单单是钢铁行业的规模变大而导致的,而更多是各种矛盾和问题集聚的结果:比如,在工业化高速发展的过程中,不同地区不管条件是否合适都来发展钢铁产业,以此带动地方经济的发展;再如,为满足市场需要,无视企业的综合条件,都盲目扩大规模;又如,经济结构的变化和调整等。

4、创新能力不高

目前,钢铁产业在国民经济中的地位正在减弱,从原来的支柱地位乃至绝对支柱地位,逐渐变为支撑地位、基础地位。特别是在目前钢铁产品供大于求、发展环境快速变化的环境下,再发展钢铁工业不一定能够带动当地经济发展,反而有可能带来经济问题和麻烦。

我国钢铁行业自主创新投入长期不足,企业研发投入没有达到“十二五”规划“1.5%以上”的目标。创新引领发展能力不强,部分关键高端钢材品种还需依赖进口。

《规划》就是在这种大的环境条件下发布的。这些来自各个方面的矛盾的集聚和问题的交叉,让钢铁行业举步维艰,也逼迫着钢铁行业必须要改变过去那种不断扩张的发展模式。环境、条件、动力变了,行业再不变就是死路一条。这是必然趋势。

总体:我国钢铁行业已经由快速成长期走向了成熟期,产能过剩,同质化无序竞争,集中度偏低都是困扰我国钢铁企业盈利的核心因素。另外,我国人口红利逐渐消失,房地产行业大周期的拐点已到,钢铁行业的总需求将缓慢下滑。同时国外反倾销事件不断,贸易摩擦不断升级,进而影响中国出口。另外中国还面临着印度、东南亚等新兴经济体低成本的竞争压力等等,都是我国钢铁行业面临的问题。并且这些问题也并没有在2016年得以改变,并且大有愈演愈烈之势。这对于中国经济的发展而言,无疑是急需解决的难题。

《规划》顺应了钢铁行业非变不可的发展趋势,是顺势而为,突出了更多要改变的地方,更注重指导性;同时,《规划》由工信部公布,也让指导性文件的意味更浓。

“十三五”规划的调整升级

《中国冶金报》记者:《规划》提出的重点任务中,第一项就是积极稳妥去产能、去杠杆。对于去产能这个重点任务,您怎么看?

新闻概述

迟京东:去产能是转变发展方式和发展模式的一个平台,也是解决钢铁产业转型升级、结构调整的一个重要抓手。

工信部要求到2020年,使得产能过剩矛盾得到有效缓解,粗钢产能净减少1亿-1.5亿吨。创新驱动能力明显增强,建成国家级行业创新平台和一批国际领先的创新领军企业;能源消耗和污染物排放全面稳定达标,总量双下降;培育形成一批钢铁智能制造工厂和智能矿山;产品质量稳定性和可靠性水平大幅提高,实现一批关键钢材品种有效供给。

不过,去产能是钢铁产业目前若干矛盾和问题中的一个,而不是全部。同时,去产能本身也不是终极目标:不是说把产能去掉了,钢铁产业所有的矛盾和问题就都不存在了。但是,它又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就是说,在去产能这个平台下,可以顺势解决其他问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