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Jobs

在冶金技术层面,中国钢铁工业已经进入世界一流强国的范畴

“党的十九大提出了牢固树立社会主义生态文明观、建设美丽中国,以及坚持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优化存量资源配置,扩大优质增量供给等思想。在这些方面,我国钢铁行业已经取得了很好的成果。”在全国上下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之际,中国金属学会理事长、中国工程院院士干勇对《中国冶金报》、中国钢铁新闻网记者谈起中国钢铁行业5年来的发展成就。

我们走向钢铁强国还缺什么?

“我认为我们已经进入了国际一流钢铁强国的方阵。”干勇说。

———周国治谈基础研究助我国成为钢铁强国的内在逻辑

钢铁工业4个方面水平国际一流

“随着工业的发展,基础理论的研究会变得越来越重要。我国想要从钢铁大国走向钢铁强国,在冶金技术层面,需要更加重视基础理论的研究,不能再把它忽略了。”11月26日,中国科学院院士、我国著名的冶金材料物理化学家周国治在由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中国金属学会、京津冀钢铁行业节能减排产业技术创新联盟等多家单位支持,北京科技大学钢铁冶金新技术国家重点实验室主办的2015冶金创新论坛上,从技术和科学层面提出了中国钢铁走向强国的研究路径。

“这5年,中国钢铁制造业发展非常快。除了技术本身以外,运营模式也从纯生产模式转变为生产加服务模式。”干勇说,“其实,从2016年开始,无论是从品种开发,还是流程、工艺和装备技术等方面来看,中国钢铁工业已经进入世界一流强国的范畴,主要体现在以下4个方面。”

何谓钢铁强国?

一是品种开发水平世界一流

“我国是钢铁大国,不是钢铁强国。”周国治表示。

“高牌号无取向硅钢、高品质铁路机车用钢、高质量钢轨、高寒地区热轧H型钢……这5年,几乎所有钢种质量都在提升,与此同时,钢铁产品的稳定性也得到了大幅提升。每年3.2亿吨建筑用钢中,有95%属于三级钢筋;高品质钢材代表品种如高端汽车板、高级别管线钢等产品开发水平国际领先;具备几乎所有牌号硅钢的生产能力;以轴承钢为代表的特钢产品研发技术达到国际一流水平。”干勇细数钢铁工业5年来在技术上的进步,自豪之情溢于言表。

周国治认为,纵观世界冶金发展史,钢铁强国要同时具备几个条件:一是要具备较大的钢铁产量;二是要有生产优质的钢材,以及广泛的钢材品种的能力;三是要配套杰出的冶金科学技术团队。

干勇指出:“在生产轴承钢方面,我国技术是过关的。目前,我国轴承钢以每年几十万吨的出口量供应国外众多高端轴承生产厂家。但是,我国在生产高端轴承产品方面还存在很多不足,很多高端轴承产品,如高铁轴承、数控机床轴承等仍依赖进口。”对此,干勇认为,这一方面是由于把轴承钢生产成高端轴承产品需要经过许多复杂的工艺,另一方面是由于中国在生产轴承方面经验仍不足、数据积累仍不够。

周国治说,第二次世界大战及其之前的一段时间,德国是钢铁强国,其当时的钢产量就达到千万吨。虽然当时钢产量最大的是美国,但美国的钢材质量逊于德国,而且是德国的学者开创了现代冶金学科的先河。

二是流程技术一流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的钢铁强国是美国。当时,美国的钢产量达到1亿吨,且美国钢材质量很好,不仅如此,美国形成了冶金学科的队伍,聚集了世界上顶尖的冶金专家。上世纪70年代以后,日本的钢铁业得到了提升和发展。

“为什么近年来钢铁工业品种提升得这么快?这主要源于5年来流程技术的飞速发展。”干勇表示,“一批以连续化、紧凑化、大型化为特征的现代化流程技术发展起来了。”

周国治强调:“杰出的冶金技术学科团队很重要。必须要有优秀的技术工人,服务工人的专业团队,还要有世界一流的学者和大师。德国和美国的学术大师不是一个人,也不仅仅是一个方面的学者,而是汇聚了各个方面的专家。他们发挥的引领作用十分巨大。”

干勇指出,2011年以来,以首钢京唐为代表的国际一流的可循环流程可以算作当前世界钢铁流程先进水平的一个代表。首钢京唐是全球第一个在5000立方米级高炉上使用全干法除尘工艺的企业,热风炉温度达到了1250℃,采用了最新的低成本高效洁净钢冶炼技术。

周国治分析了中国的情况,认为,中国目前的粗钢产量接近全球的一半,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是钢铁强国,一是质量不过关,虽然钢产量全球第一,但许多钢材需要进口;二是品种不全,自己的核心技术不全面;三是我国没有国际一流大师的引领。

“目前,我们的大高炉、转炉技术已经实现了对包括韩国、日本、美国等在内的20个~30个国家的出口。以前我们是进口国,而现在,我们是技术、装备的出口国。”干勇说。

“重量不重质”让中国钢铁业“大而不强”

三是环保指标大幅改善

为什么中国的钢铁产量上去了,却不能像德国、美国那样实现钢铁大国和钢铁强国的同步?周国治做了如下分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