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Jobs

董事会相信运营委员会的设立有助于加强公司日常运营的管理,作为雷士的职业经理人

铝道网两个雷士

9月4日晚,雷士照明发布公告称,董事会决定设立一个临时运营委员会来管理公司的日常运营。运营委员会由公司前董事长吴长江作为负责人,其他成员还包括公司非执行董事朱海、首席执行官张开鹏、副总裁穆宇、副总裁王明华、首席财务官谈鹰。

也许,在N年与资本打交道的过程中,作为雷士的职业经理人,吴长江受益于资本魔力的同时,一定也感受到了资本的贪婪与威胁。

雷士照明表示,运营委员会成立后将接管现行管理委员会的职能和责任。运营委员会将向董事会报告,运营委员会大多数成员均在公司有多年高级管理经验。

于是,借助“上市公司雷士”的资本力量,游离于上市公司的“地下雷士王国”渐渐开始布局——市场营销渠道雷士、供应链雷士、重庆雷士、中山古镇的花灯雷士……这些实体公司不再是上市公司雷士控股,而是由吴长江控股或主导,至少,与吴长江本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与瓜葛。

雷士还称,董事会相信运营委员会的设立有助于加强公司日常运营的管理。与此同时,董事会还在积极寻找合适的人以填补现有空缺的董事职位。

这个“地下王国”,已经打上了鲜明的吴氏个人烙印。体系外的雷士,除了反制上市公司雷士之外,更隐含着中国式市场营销的部密码——除了现代商业规则外,还有中国式谋略、江湖义气甚至是绿林匪气。

吴长江的回归,是否意味着雷士近三个多月的内战正式结束?有接近吴长江的内部人士向和讯网表示,吴长江目前身在重庆,最后都在忙着开会,之前一些矛盾问题都已经解决好了,现在吴长江主要的职责是尽快把雷士的业绩做上去。

乱世江湖迷踪拳

记者随即致电了赛富首席合伙人阎炎,阎炎以工作忙为由拒绝了对此事的回应。

雷士的市场营销渠道成长路线,大体可以描绘为如下几个步骤:

然后,熟知这一决定的和君创业咨询公司管理合伙人、轮值主席黄培向和讯网表示,“这一决定是双方最终都能接受的妥协方式,这一决定也是解决所有问题所走出的很重要一步,因为对雷士来说,先把运营稳定起来大于一切,从这一点来看,各方都还保持理性。至于后续的历史遗留问题,则可以逐渐解决。”

靠前步,通过人海战术大面积开发经销商。

黄培还称,吴长江能回来,实际上还是遵守了阎炎所提的三方面条件。公开资料显示,阎炎曾明确吴长江回来必须遵守三方面条件:第一、必须解释清楚被调查事件;第二、处理好所有不被允许的关联交易;第三、严格遵守董事会决议。

第二步,推动门店升级为专卖店。

事实上,早在8月底,阎炎就对外透露了雷士状况或将好转。8月31日,阎炎在某论坛现场表示,“事情并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糟。”对于此前所坚持的三个条件,“但凡是经济利益上的问题,赛富都能妥协,但如果是‘拿公司钱去赌博’这类问题,我们绝不会低头。”阎炎这样认为。

2011年始,由于产品线的整合与丰富,雷士对门店的升级提出了苛刻的要求:多开店、开大店——省级运营中心店面要求升级到2000平方米,一级经销商不少于500平方米,普通二级分销则要求不少于300平方米。

至于后续尚待解决的遗留问题,黄培认为,吴长江的回归,前提是双方都遵守公司治理以及法理框架,这说明彼此都接受了同一种规则。吴长江今后也不能把雷士当作自己的企业,雷士也不再是过去的雷士,所以这种对各方都有限制的治理结构,更有利于公司的发展,所以对公司的前景保持乐观。

门店的升级好处有三:提升品牌形象;满足顾客一站式购齐的要求;占有经销商的资金与精力,使之无暇经营其他品牌。

然而,从雷士当前实际的状况来看,压力远远大于乐观。今年上半年,雷士照明实现营业收入为2.56亿美元,同比下滑4.1%。与收入相比,利润下降幅度更大。其中税前利润1176万美元,同比下降75.1%,公司拥有人应占的本期利润646.8万美元,与去年同期大降83.7%。在收入方面,雷士照明的灯具产品和照明电器产品同比分别有16.9%和33.1%的下滑,不过光源产品表现抢眼,实现了29.3%的增长,但最终销售收入同比也下滑4.1%。

第三步,成立运营中心。

有业内人士指出,吴长江的虽然回归,但角色类似于职业经理人了。当前主要看他能否拯救雷士业绩,如果能的话,他或许能主导公司发展,但如果业绩依然不佳的话,那他也可能随时会被董事会抛弃,毕竟谁股权大谁有话语权。

运营中心承担产品分销、物流、资金流、市场管理的职责。同时,给予运营中心各项扶植政策。运营中心主要负责人则由雷士特派,直接传达公司指令,并帮助运营中心管理市场。

第四步,全力开拓隐性市场营销渠道。

隐性市场营销渠道多存在于建材行业,一般包括设计师、家装公司、电工、物业公司等。他们没有门店,但又影响甚至决定消费者购买,并从中抽取利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